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狗雪】名前

*平成现paro
*名字梗,个人私心
*ooc严重
*大天狗前半段无戏份注意
*小野由纪=雪女
  太田殿久=大天狗

==========================================

由纪在小的时候名字的汉字并不写作由纪。她是冬天出生的女孩子,新潟的冬天以多雪而闻名,家里人就俗气地取了“雪”字。由纪自己对此很不满意。现在可是平成了,又不是昭和时期,为什么还要用“雪”这么有年代感的名字?于是名字被改成了由纪,虽然假名是不变的。
由纪不喜欢雪。不仅有名字的原因。冬天经常下雪的新潟冷的要死,由纪的体质偏寒,膝上二十公分的校服裙实在是太不人道了,由纪又没有勇气不穿校服,只能将不满和偏见撒到雪上了。
由纪的小学是在新潟上的,年级里有少说五分之一的同学名字里都有yuki的发音,神奇的是汉字的写法各不相同。为了方便区分,大家平日里都以姓相称,由纪对自己名字的接受度就高了许多。虽然发音和洋葱很像啦,但是洋葱是能让人流泪的食物,很厉害的呀。
初二的时候由于父亲工作上的调动,由纪转学到了京都。京都是个很可怕的地方。由纪不能明白大人们为什么交口称赞这个色调阴暗、充满潮湿的腐朽气息的城市,就像她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吃洋葱一样。京都人也很可怕。要么就是脸上带着僵硬的客套的假笑,要么就是阴险凶恶地吐出一长串不重复的刻薄话。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才能,可由纪只是觉得害怕。由纪十一月末来到京都,错过了当地的红叶前线,又离著名的京都樱前线还早,只能感受到亚热带盆地那气温堪比北国的无雪之冬。
京都的人真的好凶啊。插班生本来就不会受到优待,更别提外地来的插班生了。“东北来的乡下土包子”、“给别人带来不幸的雪国妖怪”、“害人的妖女”。由纪争辩“我才不是妖怪呢!我是小野由纪”,却遭到更多的嘲弄:“小野由纪?倒过来不就是雪女吗?那你果然是吃人的妖怪了。”由纪说不过他们,只能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不去理睬他们。这又遭来了非议:“不过就是一个东北的乡巴佬,还真当自己是国色天香的雪女装冷漠清高了。”
这样委委屈屈地熬过了两个月,终于放春假了。由纪想着快快回新潟吧,新潟的同学可从来没有嘲笑过她呀。她跟母亲这样说了,母亲却说她不体谅父亲的苦心。由纪才明白父亲是为了她主动申请调动到京都来的,不仅仅为了更高的地位和收入,还为了让她更方便考上京都的大学。“家里不指望你考上京都大学,是奔着京教和京府立来的。新潟虽然也算个大城市了,毕竟还是没有京都环境好,也没有京都机会多。你要是成年以后能留在京都,那妈妈也能多放心一些。”
但是由纪不能理解。她觉得新潟大学就很好啊,要是她在京都上了高中,又考回新潟去,不就成了笑话了吗?而且明显是待在家人身边更令人安心啊,为什么母亲说她留在京都让她放心呢?这些长远的考虑是为了让她有一个更好的前途,那为什么春假期间也不能回新潟呢?
大人们的思考回路太复杂了。

春假结束了由纪就成了初三的备考生。京都三月的花见祭因为百年难遇的大寒潮而推迟成为了由纪在京都新的“罪名”。“如果你不来京都的话,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全部都是你的错,樱花都不开了!”“雪国的妖怪快滚吧!”
学校的氛围太差了,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学习,由纪的排名在摸底考中一下子从中档掉到了末尾。母亲担心她这样连高中都考不上,给她在外面报名了辅导班。“我不想去,”由纪冲着母亲发脾气,“去了也会被嘲笑的,一定要说我是妖怪什么的!我讨厌京都!我在京都不可能学好的!我要考新潟大学!”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想回新潟……妈妈我们回新潟吧……不要管爸爸了……”
母亲蹲下来抱住她,让她哭了一会儿,开口劝说道:“妈妈知道你在新班级里受委屈了。但是现在就离开京都,欺负你的人都没有受到惩罚,你甘心吗?你不想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吗?你想等你考上了同志社附高,他们只能去两洋,你还会在意他们嘲笑你吗?”
“可是就算是之前的我也考不上同志社附高啊!”由纪一边抽噎一边反驳,“我的偏差值最高也只有60,差72那么多。”
“所以才要补课嘛,”母亲看她注意力已经不在被欺负的事情上了,松了一口气,“要好好学习,摆脱掉欺负你的人呀。”
重新找到了学习的动力,由纪去了补习班。十几人的补习班设置在四十人容量的教室里空荡荡的,由纪挑了一个后排的位子坐下了,四周没有人真是安定。“大家既然是不同学校的,彼此都不认识,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补课老师试图调动学生的情绪,可惜这个班里看上去都是些沉闷的人,过了将近一分钟都没有人搭理老师。一时之间气氛非常尴尬。
我才不介绍呢。由纪这样想着。点名册上都有名字的,为什么还要自己再说一遍。我是来上课的,又不是来社交的。
“我是太田殿久……”一个坐在第一排的金色头发的男生突然站起来转过身打破了沉寂。这么说是个双关:他奋勇当先介绍自己打破了没人说话的沉寂;其次他的名字引发了班里其他同学的笑声打破了教室里的沉寂。有男生大声地吐槽:“哈哈哈去掉田不就是大天狗吗!”“你看他的头发,是个不良啊!”引的别人笑得更加欢快。
由纪厌恶的皱皱眉,她还从来不知道十几个人可以笑得这么吵。她看着第一排的那个男生低低地垂着头,白净的面颊一下子爆红,心里不禁泛起了对他的同情。那个男生突然抬头瞟了她一眼,由纪愕然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那他的头发就不是染的了吧……她走神了,没注意到班里的女孩子惊呼“好帅”之类的话。
老师一看场面有点收不大住,拍了拍手示意安静:“谢谢太田同学鼓起勇气介绍自己,请坐。时间不早了 我看别的同学也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愿,就先上课吧。大家在之后的学习中也会慢慢熟悉起来的。”
那个男生也太惨了。由纪又走神了。要是他和我一个学校的话,肯定比我还惨吧。雪女说到底只是一个和冬天有关的妖怪,天狗一年四季都可以被骂呢。
下课之后由纪理完背包准备离开,路过第一排课桌时感觉书包被拉了一下,回头看见是太田殿久。
“谢谢你。”金色头发蓝色眸子的少年小声地说。
这大概是由纪在京都遇到的第一个这么友好的人类,在京都的四个月以来受过的所有欺凌、侮辱、委屈好像都得到了安慰,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无论是外貌、长相还是性格、行为都和别人完全不同,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我是特别的”的气息,所以由纪也决定对他特别一点。她笑了一下:“我才要谢谢你呢。”
太田殿久的脸又红了。这个女孩子笑起来好好看啊。而且她没有嘲笑我的名字,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想到这里他开口问道:“为什么要谢我?”
“我叫小野由纪。”
由纪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实际上她的心情还是很好,只是她平时不大喜欢笑,不过这副表情落在殿久眼里就是想到伤心事了。太田殿久是个聪明的男孩子,再一联想刚刚报出的那个名字,也差不多明白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发生过什么了。他心里很是激动,又有些心疼和自己有相似遭遇的由纪,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干脆拉过她垂在身旁的手,“那我们就是同类了呢。”又觉得这样的话没头没脑的很是苍白,于是加了两句,“好歹雪女是个漂亮的妖怪,和你还算相配。天狗的红脸长鼻子丑死了,就因为我爸爸喜欢它,我就不得不叫这个名字。”
“太田同学现在脸就是红的呢。”
殿久的脸更红了。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自我介绍呢?明知道不会有别人站起来。不自我介绍的话名字也不会被嘲笑了。”两个人慢慢往电车月台的方向走,由纪先开了话头。
“名字的话反正以后也会被知道的,不如我现在自己讲出来。这种课外辅导班老师的地位本来就没有校内的高,如果在学生中树立不起威信的话,以后的教学会很艰难的吧。这样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呢。
“况且没有人站起来捧场的话老师不就太可怜了吗,被自己的学生冷落。”
由纪看向殿久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太田同学真是个敏感又体贴的好孩子,一定是很适合当朋友的类别。如果在学校里遇到的是他这样的人就好了。
殿久看她不作声,只是盯着自己,以为她对自己的做法不是特别认同,当下觉得尴尬,慌忙找了新的话题:“我们加个line的好友吧,既然以后还会见面。”说完又觉得后悔,只加人家小姑娘,不加同班的别的同学,一看就居心不良。好在由纪还走着神,她要乘的那班电车也到了,只听到了“加好友”什么的,没特别在意整句话的语境,干脆地答应了就上了车。
“那么就下周见啦。”
回到家以后,母亲看见上完课的由纪动作轻快利落,明显是心情愉快的样子,和她近几个月失落焦虑的状态完全不一样,有点好奇:“今天由纪遇到了什么好事呀?是在补习班上被老师夸了吗?”由纪摇了摇头:“不是的,妈妈,我交到新的朋友了。”
“哦?是补习班上认识的吗?”
“嗯,是一个叫‘太田殿久’的同学。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
母亲虽然对这名字感到困惑,毕竟她不是那些十来岁的幼稚鬼,做不出嘲笑别人名字的事情。“交到了新朋友是很好的开端啊。果然去补习班收获很多的吧?由纪以后学习一定也会更加顺利的。”
“大概吧。我会努力的。”

==========================================
是一条想写很久的梗了。

小野 由紀(おの ゆき)
=雪女(ゆきおんな)
太田 殿久(おおだ てんぐ)
=大天狗(おおてんぐ)

纯粹是我个人的癖好。设定雪女是月见樱的样子,漂亮的黑长直;然后大天狗是日美混血(天狗虽然早期在传说中是山伏变的,但是也有学者认为红面颊高鼻是日本民众对于西方来的传教士的一种丑化,人身鸟翼的形象也有借鉴基督教的天使,再加上yys里面大天狗金发碧眼的人设,我选择给大天狗配一个信教的西方爹)。

这篇文本质上只是想写清楚这个梗,应该是坑掉了吧。我把我一开始设想的之后的剧情大概讲一下吧:

然后大天狗带雪女看樱花,樱花好看,雪女就有点喜欢上京都了,而且大天狗人好又帅,和其他欺负她的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雪女就有点喜欢大天狗,大天狗也很喜欢雪女,但是快升学了,又觉得初中太早了,就压住内心的躁动没有表白。结果有一天,雪女在学校又被欺负,放学之后发line给大天狗,说如果我们两个在一个学校就好了。大天狗非常激动,这不就是明示吗!然后周末补完课就把雪女约出去,逛了平野神社,求了个签,是大吉,是个黄道吉日啊,当机立断表白了。雪女没想到这小伙子直接直球,懵了一会,回到家思考人生,思考了很久,跟大天狗说我们这样不行,学习(大义)是最重要的,偏差值都没上70,考不上好的高中,怎么能先谈恋爱呢。大天狗义正言辞地回复,为了学习(大义)我们更应该在一起。你看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会一直想着怎么才能追到你,就没有办法好好学习了;你答应了我们还能互帮互助,一起学习,一起努力,一起考上同志社附校,成为同班同学,岂不美哉。雪女虽然觉得他的话哪里怪怪的,但是又挑不出啥毛病,再加上她本来就挺喜欢大天狗,经不住他软磨硬泡,就同意在一起了。然后两个人就互帮互助,一起学习,一起努力,成为了两个学霸,一起考上同志社附中,最后再一起考上京都大学,大天狗建筑系,雪女历史系。可喜可贺。

不过我还是好想吐槽这个高中的名字(~_~;)……还有京都的教育不大行啊,偏差值75的高中一所都没有,全是东京那边的……

以后大概会写这个名字梗的大正paro。讲道理我觉得这一对应该挺适合大正浪漫的怎么就没有人写啊(^^ゞ

评论 ( 12 )
热度 ( 27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