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芥川之死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算刀还是糖
*混乱脑洞产物
*ooc爆炸
*原作向


——————————————
——如果要死的话,没必要拉上别人。
——不如一起死吧。

芥川死了。
芥川是谁?那可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明明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子,却可以让全国的警/力都为之调动——当然,是去逮捕他;通/缉/令上的悬赏金额一天一天增加,却从来都是他主动去找警/察。
屠/杀、爆/炸、拐/卖、走/私。嘛,毕竟是港口黑/手/党的走狗,自然为了生存是无恶不作的。自称恶魔的家伙,哪里又会有什么善心呢?
这样的暴徒一般来说算是我们侦探社的头号目标。不过政府既没有向我们发出指令,也没有人下这个委托,那么,毫无干劲的我们自然是懒得蹚这浑水。毕竟和港/黑杠上之后,两家合作的次数也不少,我们社员的组成也不得不说和那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真是见鬼。谁也不占上风,谁也算不上好人,偏偏就站在对立面。
这都是个人的选择啊,是吧。
哦,芥川死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芥川是谁呢。做任务的时候他的罗生门给我带来过多少麻烦啊。渣/滓能力。动不动暴/走不说,还是后期发力的远程呐。之后也是。任务当中一言不合就和敦打起来,疯起来的时候根本不分敌我。呵,和敦打的时候倒是大招一个接一个华丽地放出来了,真和正儿八经的敌人打呢?
性格也不讨喜。从前就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撒娇讨巧,犯了错就那样睁着眼睛瞪着你,就等你打他。说了也听不进去,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不是梗住的。打完了也不长记性,还是瞪着你。有的时候真想把那双眼睛剜出来。
我知道,芥川死了。
银真是个好孩子呐,从来不会给我添麻烦。当然,像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真惹了什么麻烦大家也不会怪罪于她的。
不像芥川。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本身就是个麻烦。嗯。他的存在就是个麻烦。那句歌词是什么来着?“どうやらアンタの姿が邪魔で”,看见他的身影都嫌麻烦。
嗯,芥川死了。
他还是我带回来的呢。怎么样,想不到吧?我当年也是港/黑中令人恶心的一部分呢。一开始遇到芥川的时候我还发自真心地想说“見ーっつっけた”呢,没想到是这样的货色。真是走眼了。
不值得呐,芥川君。不值得我为你费这么多心力呐。糟糕透了的下属,事事都要上司帮着善后。还时不时想下克上。哈,有那个能力倒也就算了,没有能力的弱者的挑衅都不够看的啊。我可没有时间陪小孩子玩过家家呐。
对噢,芥川已经死了啊。
那我岂不是白说了这么多?真是不省心,连死了都要害得别人浪费精力。不过这样抱怨也没用了,没人会再听得到了。说起来,那家伙怎么死的?自己把自己炸死了?
什么嘛,还真是自/杀啊。巴/比/妥/类吗,真是差劲。像他这样的败类,早点死了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吧。不过银大概会伤心吧,毕竟是唯一的亲人什么的。真是不省心啊,死了还要让别人伤心。不过也就银会难过了吧。
真惨啊,死了都没有人为他哭呐。
别喝了?怎么可能!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当然要多喝两杯啊!敦也一起来吧!要好好的庆祝一番那!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就少了一个极大的污点,而敦再也不用担心组队打boss的时候被队友干了,这难道不值得庆祝吗?
什么?敦你说我看上去不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太开心了。终于解脱了。再也没有一个人类可以被我如此关注了,我的生活一下子清闲起来了呢。想想还有点激动,我的脑子可以完全被舍弃了呢,反正以后再也用不到了。
哦,心也是。
开心的就像要从十几层的大楼掉下来一样呢。失重了哟。
没有想到啊。我机关算尽就为了能让芥川龙之介走上正轨——啊不,混到一个稳定的位置然后我全身而退。我知道,这小子不喜欢按部就班,他的直觉又从来不按常理发牌,我是知道的,所以我费尽心思从黑手党跳槽来侦探社,还打通政府内部,就是为了这小子把/控/大/局/宏/观/调/控。
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死啊。
真可笑。从前我教训他他瞪着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他扇了一耳光,为了所谓上司的可笑尊严我最终也虚伪做作地狠狠地惩罚了他。现在我不再是他的上司却仍然被他打了一巴掌。
其实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心虚了吧。因为底气不足才虚张声势。
所以说他的脑子是梗住的啊。稍稍有洞察力的人都会察觉我在害怕他。对,是我怕他。我怕他哪天真的有了强大的实力,真正了解到我是怎样懦弱无/耻的一个人之后,不屑于我的存在并对从前那个惧怕并尊敬我的自己而感到困惑。
我怕呀,他成长了变强了了解了一切了,我会抓不住他呀。
会离开的。
所以,芥川龙之介一定会比我弱。我绝对不会承认他。这是设定。
看到了吧,我就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呐。我不能永远地得到他,便要永远地打压他。借口信手拈来,狠话谁不会说呢?据说连芥川都对敦你说过过分的话呢。
芥川死了。
我说什么来着?他会离开的。你看,长大了之后就知道小时候执着于某人认可的自己有多么傻。这样的芥川,不再需要我就可以独自迎接死/亡了。看吧,他从死/亡中逃出,与死/亡相伴,以死/亡为生,操纵死/亡蔓延。最后,他选择死/亡。
没有选择我。
他比我强太多了。从前就是,现在更是。我还没有遇到过比他更坚韧的灵魂。不值得呐,不值得的是我啊。我不配当他的老师。
我流泪了?
啊。
原来我哭了啊。




—————————
两千字小作文。
宰视角。
写到一半没控住,崩了。非常抱歉。

どうやらアンタの姿が邪魔で:wowakaP的unhappy refrain一歌中的歌词,大意为“看见你的身影也真是困扰”

見ーっつっけた:贯穿ひとしずくP的night系列的一句歌词,大意为“找到了”。

—————————

惊了八百年前黑历史竟然被和/谐了……敏感在哪???

评论
热度 ( 44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