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墓

。强行喂屎,屎里有刀,刀里有玻璃渣
。头和尾中岛敦视角,中间中原中也视角
。OOC严重(看到没,OOC都大写了!)
。大学paro,虽然说强行加了个中国大学的辅导员在东大上……

——————————————
我去给先生扫墓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没见过的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蹲在太宰先生的墓前,黑色的风衣下摆拖到了地上。他的脸微朝下,可能是在读石板上的铭文。他两颊旁垂着略长的头发,发梢发白,脑后的头发却没有留长,也没有染成白色。视觉系吗?
这发型很有意思,我站在远处对着他研究了很久,要不是那人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我几乎都要忘记我是来扫墓的。“十分抱歉!打扰了!”
那个人看到我后,很明显地愣了一下,他那两缕有着白色发梢的头发就跟着晃了一下。他和我差不多高,骨架纤细得像女孩子一样,在黑色风衣的映衬下脸色白得骇人。
弱不禁风。
“打扰了。”等我回过神来,那个人已经走远了。尽管之前我看了他很久,但由于站的远,之后站得近时又很仓促,我几乎没有看见他长什么样。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去蹲下来打算把白菊放在那个人带来的花束旁边。但是很遗憾,我没能顺畅地完成这个动作,因为在我看清那束花的时候,我手里的菊花噼里啪啦掉了一地。这决不能怪我——
真是活见鬼了!哪有人会用折纸玫瑰扫墓的!


“哦,真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故去的太宰先生的旧友中原先生如是说到,“还有,其实中岛你没资格吐槽他的发型。”
“所以说‘他’到底是谁啊!”
在我的价值观和那些菊花一起崩塌掉落之后,我就急忙找到当初操办了太宰先生葬礼的中原中也先生,企图从他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讯息。
“别那么急嘛,小鬼,”中原先生从沙发上起身走向酒柜,“这故事可是长得很。你先给我讲讲那花束。”
好吧。事到如今我只能希望中原先生不要像他看上去的那样靠不住。“呃,那个花束应该是从里到外的纯手工,是扇形花束,用牛皮纸和报纸包的。一共是十二朵花。下面是七朵黑玫瑰,上面是四朵白玫瑰,用的好像并不是同一种折法,但我对这种东西并不了解,只能看出绝对不会是川崎玫瑰。四朵白玫瑰当中是白纸折的鸢尾花,被衬得相当简陋。大概是这样?”
在我回忆的时候,中原先生已经坐回沙发,面前多出了一瓶干红。“真不愧是太宰那混蛋带出来的,连扎个花束都这么纠结。小鬼你喝不喝酒啊?”
“不了,谢谢。原来这花束不是随便弄的啊,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还是暗号什么的?——等等,他是太宰先生的学生?”
“喂喂小鬼你要不要这么急。”中原先生悠闲地抿着红酒,非常笃定的样子,不过我还是觉得他靠不住,“黑玫瑰花语死亡与憎恶,七朵是暗恋,白玫瑰代表尊敬和‘我配得上你’,四朵至死不渝,一共十一朵指唯一,最后,鸢尾意味着绝望的爱。”
哇,这简直就是个大新闻!师生恋加相爱相杀,好一个黄金八点档。“所以这位到底是谁?”
中原先生放下他的高脚杯,嘴角牵起一个暧昧的弧度:“有兴趣听个故事吗?”


你看照片里的这孩子。是你遇到的那个人吧?
那孩子叫芥川龙之介。相当厉害的学霸呐,当初好像是保送到这学校来的。文科和理科都相当优秀,进的是文学部的英美文学。
唉。当年我正准备考硕士,太宰本来是要陪我的,结果他跑去当兼职辅导员。对,那家伙辅导的第一届就是小芥川那一届。
现在回想起来真忍不住想说一句:孽缘!本来大学辅导员应该是一个苦逼无比的活,结果一来太宰是兼职,他在大学本来就是那种成天混的人,他自己就熟练地逃了很多工作;再来太宰长得挺好,一副皮相骗了不少小女生帮他,而文学部本来女性就多,结果青鲭本来就已经减少了的工作被分担得所剩无几。混蛋!
一个位于食物链底端的职位硬生生被他做得风生水起。大四那一年青鲭没有几天是不快活的,平时的课他基本上是全翘掉的,于是他就有大把时间挥霍。那段时间基本上只要我见到青鲭,他身边一定会有至少一个女孩子和他调笑。
不仅如此。那些女孩子还会把情书和礼物给我,拜托我去给太宰。甚至那年2月14日那天我收到的巧克力比我过去二十二年加在一起的还要多——全部都是给太宰的。
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青鲭混蛋!
我记得很清楚,就在那一天青鲭混蛋将小芥川领进了我们文学社——或者是他的贼船。
“大家快来看!我找了个好苗子!这一季社刊有着落了!”
青鲭这句话简直就是个巨型flag。当然当时的大家并不知道。大部分人都对太宰表示怀疑,毕竟幽灵社员的话毫无说服力,而当时在太宰身后的有点女气的小芥川也并不起眼——我们并不知道他是那个保送生。
“先看看文章嘛。我做担保,绝对没问题的。”太宰这家伙为什么这么自来熟,明明在这里他只认识我一个吧?话说就是他的担保才会有问题吧?
结果看了文章之后,社里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话。
是小芥川自己先打破沉默的:“不行……吗?”这才是在生人堆里的正常反应好吗青鲭!
夏目前辈首先反应过来:“不是,这是太好了。这直接投稿给《新潮》都没问题啊,放社刊上太屈才了。”
然后社里真的开始张罗帮他投稿。夏目前辈亲自写的推荐信。一个大一生就有这样的待遇!不过小芥川当得起。学校图书馆里应该还有那杂志,那篇文章《掉头之后》,真的是,所有考到文学部的新生都应该看看。
扯远了。因为唯一的一份稿子寄掉了,所以那年社刊又没办成。不过因为有了优秀的后继力量,就算社里的前辈都毕业走了社团也能存活,那一次没有谁抱怨。
夏目前辈最高兴。他甚至请了全社的人喝酒,包括小芥川,以及其他几个幽灵社员,甚至还有一位毕业了的前辈。我趁着酒吧的混乱问清楚了小芥川的事。
前面说了那段时间太宰同时与多位女性暧昧,有个女孩子为了吸引太宰不惜找人代写情书。确实达成目的了,但是是以露馅为代价的。那女孩平时用的自称都是ボク(boku),情书里是清一色的アタシ(atashi),风格差的太远了。然后太宰就问出了小芥川。
不得不说太宰确实是个人才。美色当前依然能够理智分析,最后找出幕后真凶。实在是高啊呸。
“你是不知道那情书写的有多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是些生僻梗,各种汉诗典故啊还有理化的。要不是送的对象是我,别人根本看不出这是封情书。小芥川,要不要和我学学写情书?”青鲭丝毫不改他的渣男本色。难道他不玩暧昧会死吗?
面对着太宰那副丑恶的笑脸,连毫不知情的新人芥川都感到了害怕。“……好的前辈。”
我只想说脏话。
之后就非常套路。毕竟教的是写情书,很多事情就多出了许多理由。我估计这折花还有乱七八糟的花语都是那个时候学的。反正他们最后是把情书写到床上去了,然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他们真的是相当高调的一对。我愿意相信小芥川的本意不是这样的,但是青鲭那混蛋绝对是故意的。从来不上选修课的他自从有了小芥川节节课都准时到还不早退。
“真见鬼了你不去找你的小芥川?”
太宰听到这话后做了一个相当夸张的耸肩:“没办法嘛中也你也知道,他就是那么一个死板的人。还有,小芥川可不是你叫的。”
听听,听听,这话里话外溢出的现充的优越感。
不过和芥川在一起后青鲭确实有了很大的转变。不仅仅是在出勤方面。青鲭再也不和别人玩暧昧了,女孩子们送的东西通通交给小芥川打理;芥川有洁癖肺也不好,太宰就为了他戒酒又戒烟;那家伙甚至开始真正静下心来写点什么东西了。
可以看出来那时候的青鲭受小芥川的影响相当大,从文风到作息,从思想到行为,全部都能看到小芥川的影子。虽然后来他将这些细节全部抹去,但是没有痕迹的修改是不存在的。
当然影响是相互的。正如牛顿第三定律所描述的那样,青鲭受小芥川的影响有多大,他给小芥川打下的烙印就有多深。中岛你说小芥川穿着黑色长风衣,其实小芥川之前也和普通的年轻人穿差不多的衣服。但自从太宰把他的黑风衣送给小芥川后,我好像就没见过他穿除黑白之外颜色的衣服,那风衣更是除非天气太热才不穿。
青鲭是个相当浪漫的人。春假里带着恋人赶着樱前线跑这种事情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但青鲭做到了,小芥川竟然不觉得他蠢。不过确实很浪漫。他们写了很多的俳句,事实证明太宰的课是有效的,小芥川写的句句可以用来表白。
我想那时的他们应该是相当幸福的,哪怕这幸福是用多巴胺和五羟色胺堆砌出来的。沿途都是灿烂的樱花,连空气都染成粉色,是相当适合恋爱的季节。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讨论他们喜欢与不喜欢的东西,交流他们思想中最核心也最动人的部分,评判艺术与科学以及整个世界。
可惜樱花的花期只有七天。
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个人是稳稳的GE的时候,出了三件大事。
一个是太宰在毕业前一周被退学,理由是参加了非法左翼运动以及有协助自杀罪的记录;一个是芥川的高中友人殉情自杀;还有一个是他们两交往的事情被芥川家里知道了,芥川被赶了出来。
小芥川只能和青鲭混蛋住在一起了。本来这也没什么,大部分的恋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还会来一句“神助攻”。但是,他们两个从来不属于“大部分”那一类。
首先就是钱的问题。据说本来有个教授提出让太宰当他的助教,鉴于毕业前被退学太过耻辱,太宰很嚣张地拒绝了。于是他们的经济来源全断了。
不得已太宰只好将以前写的文章和小说寄给杂志社。结果寄过去十来篇只有两篇通过了,其中一篇还是唯一一篇芥川的。
“为了混淆视听我可是取了十个笔名啊!”
后来太宰把这事当笑话讲了,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其实是很介意的。
怎么可能不介意啊!太宰本来是那样自负的一个人,他的实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就算校方对他有所不满,也只能从政治方面入手才能开除他。再怎么说毕竟太宰才是前辈嘛。后辈再怎么优秀也不应该超过前辈那么多的。
恋人也不行。
看吧,人类就是这么虚伪自私的东西。
但是当时的小芥川想不到那么多。对于他来说,当务之急是生存,先把生理需求满足了再谈什么自我价值的实现。他写了很多文章,不光有小说,还有些杂文,甚至还有汉诗。而这些稿子全部都是一遍过,无一例外。
如果是两个月前的太宰,或者说被退学前的太宰,兴许还能骄傲地夸耀他的恋人。现在不行了。自卑与嫉妒已经占据了那份恋心,和谐已经是过去的基调,现在奏响的可是占有。
那个时期小芥川眼下的青黑几乎没消下去过,还有一直竖起的风衣领,但依旧挡不住触目惊心的吻痕。有的时候还会搭配明显是被咬破的嘴唇。有一天小芥川说不出话来,那天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社团里读医科的森鸥外前辈帮忙看了下。
“扁桃体化脓导致声嘶外加软腭撕裂。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芥川没法出声,他在纸上写到:“以后会注意的。”
“……这根本不是注意不注意的问题。”
“我知道的。非常抱歉。”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帮你出这口气,太宰这根本不把你当人啊!”
“谢谢前辈,不用了。”
就是他这种隐忍的样子让最我气不过。我拨了太宰的手机,第一个没人接,第二个没人接,第三个没人接……
“小芥川,今天我去你家。”
一开门就是浓厚的酒味。酒瓶子扔得一地板都是。太宰靠在墙壁上,手里还拿着一罐酒。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太宰已经完全没有从前那种不可一世谈笑风生的感觉了。没有剪的头发长得及肩,刘海已经几乎能把鼻子盖住了,下巴上有明显的胡茬。整个就是一颓废死宅。
听到脚步声,那家伙抬头看了一眼。“哟,这不是蛞蝓嘛,您的到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我上前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混蛋青鲭!你知道小芥川现在什么情况吗!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充/气娃娃也没有这样用的啊!你这样对待小芥川,就不怕他离开嘛!”
那家伙用相当轻佻的语气说道:“龙之介不就在那里吗,你问他不就好了。”
我又踢了一脚:“就因为小芥川喜欢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咯?那之前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怎么不这样对她们呢?”
“做/爱这种事本来就应该是双方互相爱慕,我又不爱那些女孩子,谈何这样对她们呢?”为什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家伙!
“你这样还算爱小芥川?别开玩笑了!爱情是以互相尊重为前提的感情交流。连前提都做不到的你还敢提爱?”
那之后的一周小芥川眼下都没有乌青,虽然说脖子上依旧有吻痕。
大家都认为太宰这次是彻底改好了,小芥川这样也算是苦尽甘来。然而事实证明只是我们太天真。太宰治本来就不是什么洗得白的角色,这一次更是黑得彻底。
那天阳光特别明媚,天空是相当标准的天蓝色,说实话能在东京看到这种颜色的天空的时候相当少。被已经开始热起来了的空气吹开的紫阳花示意夏天的停留。
小芥川没来社团。
我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实际上不来社团很正常,连我自己也经常翘社团课。但是翘课的人变成小芥川总感觉哪里有些违和……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教授办公室。小芥川……是……啊……英美文学二年级的。“打扰了。请问今天芥川龙之介同学来上课了吗?”
“啊,你是中原中也吧。我正想问你呢,芥川同学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糟了——
青鲭连家门都没锁。这更加坐实了我的猜想。我直接冲进卧室,看到青鲭和芥川两个人都躺在床上,面容安详。青鲭的头发剪了,胡子也刮了,又变回原来那副骗倒了万千少女的模样。小芥川的脖子上依旧有没褪去的吻痕。我转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空药盒,感觉太阳穴处的动脉跳得厉害。
苯巴比妥钠。
“再晚一会就抢救不回来了。”
两个人已经醒了。我感到气恼,自己好像被他们耍了一样。为什么非要做这么极端的事情呢?
“感觉活不下去了,当然就只能死了啊。”这是青鲭混蛋的回答。
“很累。感觉如果要强行成为太宰先生活着的跳板的话,最后两个人都会万劫不复。不如成为太宰先生死亡的跳板。谢谢,给您添麻烦了。”
他们最后拖到了八月底分手,正好撑满了半年。
分手的契机是花火大会的时候他们两个喝酒,芥川本是个一杯倒,那天出于某种原因多喝了两杯,结果晚上在太宰床上吐了血。
“就多喝了两杯啊,是真的只有两杯啊,结果就胃出血了。他本来胃就不好,估计是上次吃巴比妥彻底吃坏了。蛞蝓,你倒是有一点说对了。
“他再跟我呆下去会死的吧。”
你看,这两个人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实在是不得而知。一开始他们是多么甜蜜的一对,又是多么相配的一对。只有他们才能完全真正理解对方。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一步一步地滑向深渊,并且这其中的每一步其实都并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他们简直是自愿堕落至此。明明是如此相爱的两个人啊。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就是他去了横滨,当了作家,后来成为你的讲师,最后和一个他的读者一起入水。说到底太宰还是自私。如果他能够稍稍考虑一下芥川的感受,大概这故事的结局也就不会这么令人难受了吧。


真的是这样吗?我感觉这故事哪里怪怪的,但真要找也找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只是口述材料嘛很正常的。中原先生已经描述得很详尽了。
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先生从来没有提起过芥川龙之介呢?”
“因为没有提起的必要吧。这样才是放不下的表现啊,如果放的下的话,以青鲭的性格,大概可以编不少笑话吧。毕竟他的一生都充满了这种戏剧性的羞耻嘛。”
等等——
先生的墓志铭不是“耻の多い生涯なんて、珍しいもんじゃないし。”吗?

——————————
五千大关。
通宵产物,毫无逻辑,差一点写成恐怖小说。比如说把最后三段换成:
“因为没有提起的必要吧。毕竟芥川已经死了那么久了。”
等等——
那我在墓地里看到的是……?
( •̀∀•́ )

最后那句胡扯的墓志铭:充满羞耻的人生之类的,并非那麼珍奇的事物呢。来源于ピノキオP的すろぉもぉしょん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