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分担

【太芥】墓的后篇,也可以看成单独的一篇

。芥川龙之介视角,人称混乱

。OOC OOC OOC

。有糖R15

。小芥川黑啦以及太宰稍稍洗白了点




————————————
这次肯定可以死掉了。芥川龙之介看着手里几乎攥不住的药片这样想到。上次没死是因为和太宰先生一同分担了死亡的缘故,这次一下吃掉两个人的量,一定可以成功的吧?
药片在嘴里扩散的苦味,划过咽部的刺痛,艰难地经过食道的挤压,最后来到了痉挛着的胃部。
好疼啊。这份疼痛,和当初太宰先生给的那份,哪一份更让我绝望呢?不过没关系,无论哪一份疼痛以后都不再能体会到了。
还真是遗憾呐。
为什么当初会喜欢上太宰先生呢?现在的自己完全给不出答案啊。刚进大学的时候最先遇到的就是那个人。外表相当的光鲜,被女孩子们簇拥着,一张笑脸简直勾魂摄魄。那双有着亮棕色虹膜的眼睛将所有祸心都眯起,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多一分就显得虚伪少一分又显得嘲讽。
呜呼,多么丑恶的嘴脸。连这么好的皮相都盖不住的邪秽之下又会是怎样的一个扭曲灵魂啊。
但是那个人并没有特别奇怪,除了他作为一个大四生闲得诡异。他对围着他的女孩子们十分有耐心,无论他喜不喜欢,而且他并没有答应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他不厌其烦地向她们指出万叶集里没有汉诗尽管里面全是汉字,彼特拉克也并不是十四行诗的创始人。这些问题都蠢得可以,任何一个考的进东京大学文学部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它们的答案。这只不过是女孩子们想得到的最简单的和前辈搭讪的方法。
要是我有机会的话,我绝对要问一个太宰前辈一定回答不上来的——
大事不妙啊。芥川躺到了床上,用手臂遮住了眼睛。原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太宰先生上心了。
只要他一出现,芥川龙之介就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关注他;而一旦开始揣摩他的行为,就会情不自禁地将他身边的人替换成自己。人类的自我控制不过是个笑话。
这样可不行。芥川选择用代写情书的方式来发散这份感情,他并不打算和看上去就很麻烦的太宰有什么交集,哪怕他的内心渴望着的正是相反的事情。如他所愿,芥川代写的第一封情书——也是最后一封,就是给太宰治的。
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幻想。要让太宰答不上来的问题……前辈是学法国文学的——真是可惜啊,这样一来只能用东欧和中国的典故了;不过前辈的理科好像很差来着……
哪怕从前写汉诗和俳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纠结过。稿纸换了一张又一张,删了字数不够,加了字数太多。最后他实在是不想改了,只能草草了事。第二天那女生拿到终稿的时候倒是很满意。“非常感谢,这是说好的1000元。”
千元啊。人类自己评定的最高贵的感情不过这个价。芥川把玩着那张纸币。
后来当然露陷了。如果芥川真的不想与太宰有接触,他自然会避开这么一份差事,毕竟他又不缺钱。实际上,芥川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让太宰看见自己才选择代写情书的吧。发散恋情不过是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哦,原来是你写的啊!”这是太宰看见他的第一句话。
芥川的心脏猛然加速。太宰前辈之前是有注意过我吗?
不过太宰下一句话就让他失望了。“不愧是保送生啊,连写情书都这么别具一格。平时自己写过什么文章吗?”
……
太宰先生算的上是极佳的床伴。虽然直到现在芥川也没能明白当初太宰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把他弄上了床,明明前一秒芥川还在折那个神奇的PT玫瑰。处境相当危险啊,太宰甚至没给他拉响警报的机会。阵地已经彻底失守了。
“为什么不反抗呢?”太宰边拆开他的衬衫上的扣子边问道。
“我以为前辈是知道的。”这是他所期盼的事情,又怎么会阻止它的到来呢?
“呵,诚实的好孩子。”
真是耐心的人啊。前戏相当细腻,那种温存几乎要让芥川落下泪来。拥抱,触碰与抚摸,从脚踝到肚脐,从锁骨到尾骨。冬日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晃眼,穿过薄得透光的窗帘在床上投下一团柔和的光影。缓慢的扩张和安抚性的吻,以及几乎要溺亡在其中的温柔而深邃的亮棕色眸子。
“不反抗也是罪呐,龙之介君。”
那就请救赎我吧。
在这场毫无快感的性/事中,肮脏的两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
啊,那之后就是我的一生中最瑰丽的时候了。芥川能够清晰地看见那些画面全部都是少女系的粉红色。樱前线在二月份就开始从热海向北推进,春假结束的时候正好到东京。
“龙之介君。”
“怎么了前辈?”
“请回应我。”
“……治。”
“真是冷酷的人啊。唉,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龙之介君那样绝情。”
“因为您是狡猾的。”
“什么嘛。小说家将自己的所感受到的写成小说,而龙之介君的小说里从来都只有对人物的悲悯和对世间悲哀的刻画,却没有任何除了遗憾之外的情感的表达。连自己笔下人物的死活都无动于衷,龙之介君难道是铁石心肠吗?”
“那这么说来就再没有比您更自私的人了。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苦恼,完全意识不到别人也在努力活着,这是前辈作品里的话吧。”
“就算是这样,我在俯视别人的挣扎的时候也会感到相当的痛苦啊,而龙之介君就不会有这种感觉吧。”太宰挤出了一个相当牵强的笑容,“实际上我之于龙之介君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是良秀呢,还是犍陀多?或者是那位堀川大人?”
不,您是垂下蛛丝的释迦佛祖,也是带来烟草的魔鬼。“您是于里安·维奥。”
“说谎可不好呐。”太宰脸上又恢复了那副明媚灿烂的虚假笑意。
……
其实后来那样的生活也挺好,太宰先生只能依靠自己活着什么的。两个人一同分担得不到救赎的罪孽,而这份恶心的爱情就是最大的惩罚。恋爱什么的只不过是空谈罢了,如今的芥川连自己的存在都没有办法确定,只有在床上太宰给予的那种撕裂的疼痛才能让芥川找到活着的实感。两个人都心甘情愿,哪怕要将对方或者自己折磨致死。自私从来都是人类的共性,不可能有纯粹的利他行为。
“如果活着太累的话,那么就一起死吧?”
骗子。
……
如今等死的芥川龙之介回想起这些往事,竟然又生出一丝对活着的眷恋。如果死掉的话,这些美好的事情就再没有人知道了;那这份爱恋也就随之葬送,再无寄处。那他为太宰先生承受的那份痛楚不就白费了吗?
但是来不及了。胃部的抽疼已经不允许他从床上起身,而安眠药已经起效了。就算不甘心,就算留有执念,这份见不得光的双向单恋也是时候该歇歇了。
堕入蜘蛛丝也到不了的地狱的第十九层吧。

————————————
感觉墓那一篇什么都没讲清楚。就写了篇两千字的小作文拓展一下。
整个过程大概就是原来小芥川相信太宰,太宰是个不抵抗这个他无法融入的社会的人,结果他们之间产生了神圣的爱情,共同担当了这两份罪孽,就变成了芥川不抵抗太宰的堕落,而太宰完全信赖芥川。总而言之就是强行作死GE变BE的故事。

1.万叶集:日本第一部和歌总集。
2.彼特拉克:文艺复兴第一位人文主义者,创作了十四行诗的彼特拉克体。
3.一千日元相当于八十块人民币
4.PT玫瑰:欧美玫瑰折法的改良版,以仿真程度高而出名。
5.不反抗是罪:出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6.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苦恼,完全意识不到别人也在努力活着:出自太宰治《奔跑吧!梅勒斯》。
7.我在俯视别人挣扎的时候也会感受到相当的痛苦:出自太宰治《奔跑吧!梅勒斯》。
8.良秀:芥川龙之介《地狱变》中人物。
9.犍陀多:芥川龙之介《蜘蛛之丝》中人物。
10.堀川大人:芥川龙之介《地狱变》中人物。
11.释迦佛祖:芥川龙之介《蜘蛛之丝》中人物。
12.带来烟草的魔鬼:芥川龙之介《烟草与魔鬼》中人物。
13.于里安·维奥:芥川龙之介《舞会》中人物。
14.地狱十九层:地狱并没有十九层。但由于救赎的蜘蛛丝可以直达地狱底层,那么得不到救赎的就在底层也就是十八层的下面。

评论
热度 ( 13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