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梦

*甜得发腻(。之前还说自己不会写糖来着
*文风清奇
*玛丽苏与ooc的完美结合
*宰视角第一人称





——————————

我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轻飘飘的,我像是在云层当中,又像是在棉花糖里。和煦舒适的东风和被遮挡得正好的阳光,柔滑的牛奶香气和甜腻的酒精味道。四处传来低吟的乐声,伴奏是清脆的竖琴和温吞的管风琴。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定。毫无疑问,我正在天堂里。
我不知道像我这样人间失格的怪物为什么能到天堂,可能是我得到了某人的宽恕,又或者是我成为了某人的救赎。这份放松是暂时的,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尽情地享受呆在这里的时光。
这个时候,向我走来了一个人。
我看不清他是谁,看不清他的长相,他的身材,我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但我知道,他就是那个人,那个宽恕了我也被我救赎的人。他浑身被红黑色的烟雾缠绕,明明是一副堕落至极的样子,却给我一种高高在上不得侵犯的印象。
我看着他,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内心涌出了无法抑制的悲伤。我忍不住朝他前进,想要向他剖开自己。
“你是谁?请告诉我吧。”我悲恸地嚎问道。
“这不重要。”那个人的声音清冽甘甜,是上好的山泉,配得上最好的水具。这是相当熟悉的音色,但梦中的我记不起来。
我想要更多地听到他的声音。“你了解我是谁吗?”
“我了解。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那你爱我吗?”我倒是像那些歇斯底里、为爱发狂的可悲女人了。
“爱。”回答得相当干脆。
“可是我是个连猫狗都当不了的废物。”
“我知道。”
“我连自己都不敢面对,连幸福都承受不起。”
“我知道。”
“我是跳梁小丑,是自私的胆小鬼,是彻头彻尾的懦夫,一味地只知消极逃避。我是被裁坏了的和服料子,是长相丑陋的两栖动物,是花光了钱之后的情人关系,是无法凋落腐烂殆尽的芭蕉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被自己扔掉的弃子。”
“我知道。”
“我厌恶这个世界,厌恶所谓世人,却对他们留有不切实际的希望。我无法理解人类,无法理解感情,但我又渴望着一文不值的爱与被爱。我不想负担未来的悲哀,却又想要得到那之前的欢愉。我自从出生在这世间就注定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人。”
“我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些不甘心呐。
咬了咬牙,我下定决心:“我没有能够爱别人的能力。”
传来那个人低低地笑声。“我都知道的。”
我变得疑惑起来。“就算这样你也爱我?”
“就算这样我也爱你。我知道你是最卑鄙最阴险的那一个,但是我爱你。我知道你的自私怯弱毫无责任心,我还是爱你。我知道你高傲自负却又孤寂自伤,我仍旧爱你。再没有比你更温柔的人了,也没有比你更可怜的人了。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我比任何人都愿了解你。因此我爱你。”
于是我的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了,仿佛我能够爱那个人了一样。我匍匐在地上,想要吻他的脚尖。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他,用什么样的方式都行。就在这个时候,我醒了。
彩虹的颜色瞬间零落。
我忍不住掉了眼泪。一寸幸福后的那一尺魔物果然还是逃不掉吗。
我牢牢地记住了那个梦,希望有一天能和他人讲述。但实际上是不成的。敦大概会觉得我还没醒;国木田会以为我又吃了什么毒菇之类的东西;乱步那家伙会一下就说出那个人是谁;与谢野应该没兴趣听这种情情爱爱的故事;贤治会睡着的吧;这种私事也不适合拿来烦社长;小镜花大概还听不懂吧。
蛞蝓那家伙估计会嘲笑自己没满三岁吧;红叶大姐,哎,怕她难过;森鸥外……嘁,那种恋童癖有什么好谈的;织田倒是个上佳人选,也只有他能够包容自己了。
哈,你说芥川?
怎么可能让他知道。这种事情。
————————

心血来潮的小段子。通篇堆叠名人名句看得我自己都犯恶心。
太宰先生若是还在世估计可以告我抄袭。
不想写注释。

评论
热度 ( 32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