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此の世界

*烂尾刀
*原著向
*ooc
*私设爆炸
*宰视角第一人称





————————————
嗚呼、此の世界。
这个我所害怕的残酷世界,这个抛弃我也被我所排斥的世界,这个不肯停下轮回的忙碌世界,这个充斥着谎言和罪恶的肮脏世界,这个什么都一团糟的混乱世界,这个最坏的世界。
神様がくれたこの世界が……
「ダイキライだから」
我好爱这个世界。这个有着温柔的光的世界,这个美丽的仿佛没有丑恶存在的世界,这个没有谁逃得出其悲哀的世界。这个终究要停止骨碌骨碌往复循环的世界。
如果哪一天我死了,能有人的世界为我停止转动那么一天也好啊。我这样祈求上天。
然后,我遇到了芥川。
又瘦又小的少年眼神稚嫩而凶狠,可惜睑裂过宽的眼睛和清秀偏女气的面庞抵消了大部分他极力想表现出来的悍戾,倒显得像是小孩子间的玩闹。我看着他那副认真地样子忍不住笑了出声。结果那孩子愣住了,收起之前那副摆给世人看的横暴模样,竟是一副委屈的姿态。
阿拉阿拉,倒是我欺负人了。
我觉得好玩,便蹲下来问他:“你呆在这里,有没有想死的时候?”
他低下头探究地瞪着我,犹犹疑疑地点了点头。
我看着那双像葡萄味的气球布丁那样诱人的黑色瞳仁,心想若是将那清澈的目光染浊又是怎样一种光景呢:“你想知道人类为什么要活着么,哪怕生活绝望到自己也知道只剩堕落。”
“为什么呢?”呀,声音也是糟糕的如同武士刀被拔出时刀刃不小心撞上刀鞘的清脆,那双眼睛在发着炫目的光呐。
“想要知道吗?可以告诉你哟,”我希望我脸上的笑容能不要吓到这孩子,“生命的意义也好,生存的目的也好,拼上所有也要活下来的理由也好,都是再明了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跟我走吧?成为我的下属,活着也不会像在这里这么艰难唷?还有,你妹妹我们也会妥善处理的。”
先提出对方所需要的条件,再开出自己的价码,最后以利益的损害作为要挟。人类的行为还是很好操纵的,毕竟送分题谁也不想错呢。
芥川是个很好的苗子,至少那张脸是。他有天分,也很努力,能够清楚地明白当前阶段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虚心好学积极上进,是所有老师的理想学生。很可惜,我是他的上司。
作为下属的芥川简直是烂的一塌糊涂。他固执,怀疑主义,不听指令,一意孤行,自作主张;在战斗中他只相信他那在贫民窟的小打小闹中磨炼出的直觉却毫无行动力;最让人气恼的一点就是明明是能够控住的局面他却喜欢强行破坏挑衅一切。
他的谦虚建立在对自己的狂妄之上。
这样不行呐。我要的是言听计从的下属,不是任性自由的疯狗。既然有胆量不服从,那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
“知道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吗?”
不,他绝对说不出正确答案。实际上就算他真有罪我也并没有权利惩罚他。惩罚和罪孽是毫无关系的两件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点。我惩罚他,不过是为了自己狭隘阴暗的性格寻求开脱、满足自己见不得光的恶趣味罢了。
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同时下手,摧毁一个人的效率是最快的。战场上若是芥川的行为稍有偏差我便放水,直到他快不行再上前——反正我的异能不能具现,并没有谁能看得出来;回去之后再加以言语上的羞辱,搭配用脚踩脸、扇耳光之类的体罚,一点一点抹杀他对自己的自信。
很快那孩子的眼睛像满是刮痕的玻璃一样再也反射不出光亮来了。真是无趣啊,还以为他能撑久一点的。
但他毕竟是我带进来的人,我不能说不管他就不管他。可能是我还残存着一丝人性,又或者是我看见他的眼睛时没法不内疚的感觉促使我抛不下他。
罢了罢了,都是世人不容的人,丢弃他我也一无所有,还是留着吧。我悲悯天人地这样想。
但很快我就不得不抛弃他了。简直就是仓皇而逃。我羞耻的一生中还未曾有过这样狼狈失态的时刻,但我当时确实没得选了。
那又是一次勉强成功的任务之后。仍旧是透不进光的地下室,仍旧是落在别人身上的拳打脚踢和刻薄恶毒的嘲讽谩骂。芥川倒在血泊里,空气里传来他艰难地喘息声。
“先生。”这声音微弱到只有气声。
“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我冷笑。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哈?”
“当初您答应我的……只要我跟您走,您就会告诉我……”
这里几乎没有光透进来,见鬼的是芥川的眼睛像狐火一般在这黑暗中闪闪发光。我在这灼人目光的逼迫下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会突然想起这种事情?
“请告诉我吧,无论如何也要活着的理由。”
麻烦大了。
人类为什么活着呢?这种事情我哪里会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一心求死了。“是因为对这个世界还留有期待吧。虽然已经足够绝望了,但内心还是希望某些事情的到来。等待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最痛苦的便是连等待的机会也被剥夺的时候,那就再没有存在于世的借口了。”
我满口胡诌着,心里却想着下地狱和等待若是做比较的话到底哪个比较痛苦。不,饶了我吧,这两份痛苦我哪一份都不想要,虽然我已经注定不得不负担他们了。
让我逃走吧。避开这里,远离芥川,伊豆也好北极也好,我没有办法再面对他了。我一向喜欢讥笑人类的怯弱胆小,如今看来我和他们并无不同。啊,这是我最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我并不能成为这世间特殊的部分,我甚至连成为某个人特殊的那一位都做不到——
我借织田的死离开了,然后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武装侦探社很快就接纳了我,但我并没有融入他们。那是一帮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家伙。他们可以完全不在乎过去然后兴致昂扬地向未来冲去,所作所为看似都完全遵从内心和志向。在这里没有谁不是善良的,所有的错误都不会有惩罚,明明互相伤害、互相轻蔑也能令人惊奇地以简单明了的方式相处,道歉和原谅在这里没有任何成本。我对他们畏惧不已,这和对芥川的感觉并不一样:我从芥川那里逃开是因为我害怕我的伪装被他拆开;而在这里我完全不知道如何伪装。我只能顶着一张滑稽的笑脸竭尽全力地扮演和他们一样快乐的角色,实际上真正的我战战兢兢,生怕被他们认作异端。
说到底我的皮肤下流动的仍旧是黑手党的血液。
我开始疯狂地想念从前的生活,想念和蛞蝓拌嘴的时候,想念和红叶大姐喝酒的时候,想念织田没死的时候,甚至想念森鸥外和他的小爱丽丝。那才是我应涉足的领地,那才是我最终的归属。在那里我用不着靠演技讨好谁就能活的滋润。
瞬间不足以成就生之喜悦,我只相信死亡之时的纯粹。
我开始每日一次的自杀。说是自杀也不全然,我内心确确实实还留有那么一点眷恋。我把自己泡在河水里,把自己吊在房梁上,在自己身上实验药物和有毒的植物,将自己塞进肮脏的垃圾桶里。最后连这寻死的姿态也成为娱乐他们的事物。然而我已经不在乎了,向人诉苦不过是徒劳。濒死的绝望和窒息的挣扎使我的头脑清醒,在一次又一次地从与谢野的病房醒来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我最后的思念。
美丽地活着也好,丑陋地死去也好,被世人崇拜也好,被大众摒弃也好,于我而言都不重要。我只要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对我说:“你和别人是不同的。”
这就够了。只要一个人。全世界只要有一个人肯认同人都是不一样,并且愿意一辈子都不背叛这句话的话,我就再没有牵挂了。
我呆在与港黑对立的武侦,不可能与芥川一辈子没有牵扯。但事发的时候我还是把担子扔给了谷崎和敦。我这人还有救吗?我从来也没想成为英雄啊。最后我还是得赶到现场去,就像当初我不出手芥川就会失败一样。
我不敢看芥川。时隔三年他早已不是那个又瘦又小的女气少年,那双如今变得黯淡如烂泥的黑眸里满满的执念再一次让我惊惧。罪责堵上了我的喉咙,吐不出也咽不下,是熟悉的窒息感。不,饶了我吧,我在心里尖叫,我愿意背负所有的痛苦。但面上我讥诮地尖酸地取笑他然后离开。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啊!
我发自真心地希望芥川能够杀掉我,或者他能够完全不在乎我,这样我心里还能好受些。传闻里他杀人如麻,最喜欢的就是炸完大楼放狼烟。每听到他的恶行我就忍不住发抖,那都是背负在我身上的债啊。如果我能向他忏悔,让他明白我是多么卑劣的人就好了。
我做不到。芥川将我吊在刑法室的时候我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这是毫无水平的下克上。那些侮辱性的语句自己就冲着他去了,连我自己都料不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对他的罪恶感压得我抬不起头,但是我的嘴仍然很硬。小矮人走时那副刻意恶搞的姿态也没能让我感到轻松,连他当上五大干部之后也不得不伪装了吗。
那芥川那样偏执的人……他以后该怎么办呢?
很有趣的一点是,芥川从来不掩饰对敦的敌意,正如我无法停止当面对他的嘲讽。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芥川的羁绊比和任何人的都要深。至少一般我不会仅仅为了不见某人就从某个地方逃开,也不会因某人有了一点过错就死揪住不放。我在面对芥川时毫无理性可言,虽然我可以做到看上去很冷静。我有点好奇这种关系,更多的还是对未知事物的害怕。
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还是为清爽明朗充满朝气的自杀做准备吧。
我最终还是得到了一个赞美芥川的机会,就算这样,我也只说出“你变强了嘛”这样差劲的话。他现在大概可以放下我了,我有些伤感地想,我对他的人生没有产生任何有用的影响,大概他以后回想起来也只会惊诧于自己从前的愚蠢吧。
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给他人的人生下定义啊。完全地信赖别人,只是平白地给别人背叛的机会罢了。
一边为能摆脱芥川而高兴,一边又为从此以后将与他陌路感到寂寞,我终日沉迷于酒精带来的虚妄。说着不相信生之喜悦的我,最后也沉浸在这些“瞬间”所带来的东西了。我本来还拥有芥川,至少是对他的那份恶心的内疚感,而这些全部被我主动舍弃掉了。我不想为了排解自己的孤独而扰乱他人的幸福,尤其这幸福还是芥川的。
只会逃避的胆小鬼连幸福都要躲避呐。我想我可能是对芥川抱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感情的。有的时候我会想念芥川,想要听到他的声音,想要抚摸他的脸颊,想要亲吻他那双被我毁掉的眼睛,想要接触他的被我扭曲了的灵魂,想念得不得了,仿佛吞食蝴蝶经过食道最后在胃里挣扎扑腾的感觉。
那又怎么样?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爱情。而且我也不是青春期的小女生,可以为了所谓恋爱付出一切。我连面对芥川的勇气都没有,谈何爱情?
我不是革命者。
只是有的时候还会梦到最初遇到芥川的时候的那双眼睛。希望那孩子能够变回那时候的干净样子吧,但这也不过是奢望罢了。
很想在死前当面对他说一句抱歉。
———————

写的真的很烂……
写到当中还蛮有感觉来着,结果到结尾的时候就完全是凑的。双向暗恋错过梗。
感觉真·原作党会来撕我……
近四千的辣鸡小作文,其实cp感不强,有原作大纲在那撑着剧情还烂成这样我也是佩服我自己……

1.嗚呼、此の世界:啊啊,这个世界。
2.神様がくれたこの世界が…… 「ダイキライだから」:神创造了这个世界……「是因为厌恶」。来源于cosmo@暴走P的HYPER∞LATION。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