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_あかつき

请让我活着吧。

【太芥】滑稽圣诞夜

圣诞快乐(๑´ㅂ`๑)

结合bgm配套食用风味更佳:米津玄師-花束と水葬: http://163.fm/Cfk5sRs7

*非常淡的太芥

*可以看成原作向

*OOC……不,这篇压根没刻画人物性格……

大家食用愉快啊(๑•ี_เ•ี๑)






————————————————————————————————————————————————————
弥赛亚诞生于此日。
芥川龙之介穿梭在街道之间。所有的灯都亮起,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树上挂满了装饰物,地上落满了礼炮里的纸带,到处都响着圣诞歌曲,到处都有人唱着清唱剧,热闹非凡。
芥川龙之介扎进了人群之中。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每个人嘴巴里都哼着古老的歌谣,每个人都陶醉在节日的氛围里手舞足蹈,每个人都赞美主,赞美唯一的基督。
人们变换动作,没有发生位移。芥川停下了。他被困在人们中间了,寸步难行。一个双马尾的少女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一个金发的美人阻碍了他后退的步伐。
人群裹挟着芥川。人们重复着没有意义的动作,挂着完全一样的表情,整齐划一。除了芥川。芥川突兀地站在人群里,感到困惑。他除了皱眉和咳嗽什么也做不了。
这些人在做什么?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要……干什么?
被抛弃了。
芥川龙之介放弃了挣扎,坐在了人群中心的地砖上。人群总是会散去的,目的地也是可以想起来的。毕竟今天得是个快乐的日子,就算奇怪,也得开心起来呀。幸福是最重要的东西。
现今是年末。冬至刚刚过去,冬天才刚开始。目前为止还没有下过雪,明明已经这么冷了。芥川抬起头,看见了黑紫色的天空下灰蓝色的云,一点点吃掉了月亮和星星。真讨厌啊,明天不会是晴天了,他这样想到。不过这么冷,有可能下雪吧。
要是下雪就好了。那个人最喜欢雪天了。
哦,那个人。芥川有些愣怔。为什么就想起那个人来了呢?深色的鬈发,轻佻的声线,纤长的手指。芥川记得那个人的眼睛,一对凝固的僵住的黑云母圆石,混沌肮脏,冰冷沉重,坚硬粗糙而且迟钝。
就像这街道上的石砖一样。
人群开始行进。芥川龙之介站了起来,随着人群缓慢地向前。人们唱着,跳着,笑着,走着,队伍经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今夜所有的街道都一模一样,无论过了多久,都仿佛还在最初的起点。抬头,是乌云密布的天,低头,是冰冷坚硬的石板。无论向哪个方向看去,都只能看见摆动整齐的头,看不见领头的人,也看不见殿后的人。前面是双马尾的少女,后面是金发的美人。
我是怎么进来的?
好像是队伍自觉地分开,让出了通向中心的路径;又仿佛本身就存在于此,从未离开过。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好比此时此刻芥川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自然而然地跟着人群走。
那个人一定知道。那个人什么都知道。那个人原来右眼绑着绷带,就能看穿事物的表象,后来两只眼睛都露出来了,自然无所不知。那个人知晓我所有的疑虑,也能一一给出解答。
只要找到那个人,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芥川想不起那个人的名字,但他知道,他能认出那个人来,化成灰也认得出。那个人会在人群的哪里呢?还是说,他压根不在人群里呢?芥川觉得那个人在。毕竟他也在呢。
尽管那个人的眼睛很让人不舒服,他仍然是个温柔的人。温柔地救起自己,温柔地教导自己,那个人再不会抛弃自己了。而且那个人绝不会和这些人一样。芥川看着周围的人,厌恶地想吐。
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人。
在哪里呢?芥川的眼睛搜寻着。人的数量如此之多,而在此之中黑发的比重又最大。那个人不是直发,也并不戴眼镜,更没有这么矮……前面看完了,后面找完了,左右两边也查过了,哪里都找不到那个人。再远就看不见了。
又被抛弃了。
不知不觉中队伍已经行进到了山上。两边是光秃扭曲的树木,脚下是松松软软的落叶和泥。抬眼可以看到山顶的教堂,尖顶上的小窗闪着血色的灯光,耸立在翻滚的云底,像是要捅碎这诡异的夜晚。
那个大概就是终点了吧。在这样一个节日里,人们成群结队到教堂祈愿来年的幸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那个人不也曾因为一套和服一直活到第二年的夏天吗?为了愿望的实现,人类可以一直等到死亡。
说起来那个人好像很喜欢死亡来着。明明不需要理由,人也可以活着,那个人追求的却是没有理由的死亡。因为无惧于死亡,几乎没有弱点,所以那个人能够那样凶狠强大。明明是温柔的人,刻薄起来却那样地尖利,上一秒还在微笑,下一秒就会被摔出去。
芥川感觉到骨骼的疼痛。天气太冷了,芥川又只穿了衬衫和风衣。那个人一直伤害着他,伤疤可以长好,肉眼看不见,留下的钝痛一直都在。
脸上也痛起来了。芥川摸上自己的面颊,摸到了一片湿漉漉的地方,仰起头,惨白的雪花掉进了视界。下雪了啊。明明云是阴沉的颜色,为什么雪这样洁白呢?那个人一定知道答案吧。
唱呀,跳呀,笑呀,走呀,流逝了这么多的时间和期望,终于到山顶了。人群拥进了窄小的教堂,又从后面挤出。芥川探头张望着,仍然没有那个人。
那个人不在吗?
可是要来不及了。芥川变得急切起来,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匆忙。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一定要找到……不然……不然就晚了……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人群自然地分开,为芥川让出一条道路来,这条道路笔直地通向教堂后的墓地中的某一处,在那前方站着黑色直发的苍老的男人。两个姑娘搀扶着芥川,一个是双马尾的少女,一个是金发的美人。芥川在她们的陪伴下,走向前方的男人。
手中的骨灰盒。
人们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早已消失殆尽,整齐的舞蹈动作化为拭泪和哭泣,欢乐的歌声也变为了哀乐。
那个人,就算化成灰芥川也认得出。但是,怎么可能……?那个人连他本人都无法抹消自己的生命。
黑紫色的天空上掉下了惨白的雪片,砸在冰冷坚硬的石砖上,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这是那个人最喜欢的景象,冰冷,绝望,以及死亡。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那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芥川龙之介想要逃走,推开那个直发中分的男人,摔掉他手里的小盒子,然后找到那个人,和他一起,离开这个荒唐的地方。但芥川龙之介也看见了,在那里,那个人真的在那个小盒子里,变为了肮脏又缥缈的尘土,化成这个滑稽的圣诞夜之中最荒诞的部分。
芥川没法摔掉那个盒子,他只能接过那个盒子,将它放在一个小小的土坑里,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最后再盖上土,竖上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那个人之墓,名字刻得模模糊糊,芥川看不清楚,也不想看清楚。
人群渐渐散去。金发的美人想要留下来,被芥川一瞪吓走了。雪积了起来,世界像是被清洗过了一样,明亮澄清。这样的景致,也无法和那个人分享了。
现今已是年末。雪已经下过了,天气还是那么冷,月亮和星星已经被吃完了,该轮到太阳了。节日终于要结束了,幻梦终于快结束了。是时候该醒醒了吧?是时候该想起来了吧?是时候直面现实,完结这一切了吧?
芥川龙之介靠着墓碑,闭上了眼睛。
晚安。
于此日诞生的弥赛亚,未曾醒来。
————————————————————————————————————————————————————


垃圾两千字小作文。文力废了。
这是篇圣诞贺文:-)是不是看不出来?
我只能说我尽力了(´°̥̥̥̥̥̥̥̥ω°̥̥̥̥̥̥̥̥`)

评论
热度 ( 12 )

© marie_あかつき | Powered by LOFTER